新课程改革背景下历史教育构想

教育双周刊
 

 [摘要]?《历史与社会》和分科的历史课程都可以承载历史教育的任务。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如何加强历史教育而不是削弱历史教育,是一个关系到把国外先进教育思想、课程理念和成功经验与我国的历史文化传统、现实状况如何很好地结合的大问题。跳出学校历史教育的小圈子,树立“大历史教育”的观念,整体构建家庭的、学校的、社会的历史教育体系,是历史教育得以强化的真正出路。
[关键词]?课程改革??综合文科课程??历史教育?
?
廓清综合文科课程与历史教育的关系,是扎实推进新课程改革的一项基础性工作。目前,国内一些学者在这方面已经做了一些探索性的研究,积累了一些经验。本文讨论分科的历史课程与历史教育、综合文科课程与历史教育及课程改革背景下的历史教育等问题,力图在新课程改革的视野下审视和探讨我国的历史教育,以期为我国综合文科课程的发展和历史教育的加强提供一些可资参考的理性构想。
一、分科的历史课程有助于历史教育功能的实现吗
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方案中,《历史与社会》是一门取代分科的历史、地理课程的综合文科课程,开设《历史与社会》则不设分科的历史和地理,反之亦然。有人认为,以综合文科课程取代分科的历史课程,会直接动摇历史教学在基础教育中的课程基础,带来民族意识的丧失,人文精神的缺乏,淡化历史文化的认同,损害历史教育功能和教育目的的实现,影响人才培养的质量。我国的国情要求不能将历史课整合为历史与社会课。甚至有人认为,综合文科课程的最大危害是“让中国人忘掉自己的历史”。[1]
新课程改革之中,从各地对课程的选择来看,选择分科的历史、地理课程多,选择综合文科课程的较少;有的地方或学校开始选择的是综合课程,要么实施一段时间就放弃,要么实际上仍是分科教学,形成了分科教师所谓“协同教学”的局面。综合文科课程的实施陷入了一种十分困难的境地。
表面看来,人们之所以没有形成对综合文科课程的认同和信任,是因为综合课程打破了知识的学科体系,不能给学生以系统的历史学科知识,影响了历史教育功能的发挥,似乎是在争论着分科与综合孰优孰劣,涉及的是课程的形态问题。如果细究的话,至少可以追问这样几个问题:分科形态的历史教学就能强化历史教育的功能吗?学生就不会失去历史的共同记忆吗?换句话说,分科的历史课程保持了历史知识的学科体系与实现历史教育的功能有一种必然的联系吗?
知道,历史现象、事物之间总是存在着因果关系,某一历史现象、历史事物产生的结果总是另一历史现象、事物的原因,以时间流逝为主要标志是历史科学的显著特点,历史教科书的编排基本上是以纵向的时间观念为逻辑顺序安排教学内容,按照时间的顺序进行教学是历史课程的主要特征,也是教学的基本要求。学校历史课程,似乎只是对历史发展的一种线性反映,而对于同一历史时期历史现象、事物之间的关联及不同历史时期历史现象、事物之间的关联,则必须通过教学有意识的进行联系。随着学科间渗透趋势的加强,教材内容的编制还是历史教学也正朝着综合化的方向发展,以适应学科综合化的发展趋势及培养综合素质人才的需求。从现实的情况来看,一直在强调历史教育如何的重要,但青少年甚至国人对历史知识的贫乏,仍时常能从各种各样的调查报告及新闻媒体的报道中得到印证。由是,是否可以认为,传统的以学科知识体系为中心的历史教学与实现历史教育的功能之间并没有一种必然的联系呢?如果是的话,又有什么理由用这种不是令人满意的历史教育来否定综合文科课程的开设呢?
二、《历史与社会》是一门凸显历史教育的综合文科课程
作为一种课程形态的综合课程在世界许多国家实行,自有其存在与发展的基础和价值。综合课程的开发、实施①改变了长期以来分科课程一统“天下”、片面以学科知识为基本课程来源的局面;②减少学科门类,有助于减轻学生负担;③有助于学生形成多维视野和全息观念;④有助于学校教育联系现实生活,增强学生运用综合知识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2]新一轮基础教育改革,适应世界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发展潮流,满足社会发展对“现代人”的资质要求,把这种课程形态纳入我国新课程体系之中。作为一种尝试和探索,这本身是无可厚非的。
但是,纯粹的“移植”是难以被社会所接受的,它必须与我国的文化传统和现实情况相结合。中学设置《历史与社会》课程,既要借鉴其他国家社会科课程的发展经验,同时也要切合我国的历史文化传统。其一,世界范围内发达国家的社会科课程多把历史与地理作为社会科课程的两个支架性学科,历史总是社会科课程内容的主要领域,近年来的社会科课程改革越来越强调历史。其二,中华民族有着悠久的文明史,重治史、重历史教育是的优良传统,懂得历史“是中国发展的一个精神动力。”[3]“以史为鉴”是历史教育的重要功能。学校中的历史课程,是青少年接受优秀的历史文化知识,学会用历史的、辨证的、发展的眼光观察、分析、解决问题的一门人文课程,是培养有文化、有自信心、有责任感、有使命感的现代社会合格公民的一门课程。综合课程的开设不能以牺牲历史等学科教育为代价,但不能笼统地说开设综合课程就会削弱历史教育。倘若通过课程改革能够调动学生学习历史的积极性,发展学生的创新思维能力,做到学以致用,这对历史教育未尝不是一个契机,也许是一件好事。[4]其三,“社会”和“历史”是相互联系的两个领域,一方面现实社会是人类历史长期发展的结果,另一方面目前的社会活动也在推动着历史发展的进程。正如李大钊所言:“把人类社会的生活整个的纵着去看,便是历史;横着去看,便是社会”。[5]其四,历史学科从内在本质上是一种科际整合,历史是唯一一门面向全部人类经验的社会科目,历史研究的广度决定了它的这种本质。而且,历史不仅仅是关于过去的描述,还与人们现在的生活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历史学习的中心就在于探究过去和现在之间的复杂关系。为学生提供与他们生活息息相关的有意义的经验。所以,综合文科课程不能不以历史为核心,这是一门凸显历史教育价值的综合文科课程。
《历史与社会课程标准(一)(实验稿)》建构的思路是把现实社会生活和人类历史作为本课程学习和探究的基本领域。[6]在“对现实社会生活的探究”领域下,又分设三个学习主题:在社会中成长;身边的经济、政治和文化;生活的区域与环境。“对人类文明进程的探究”由“中国历史与文化”和“世界历史与文化”两大学习主题构成。如上海教育出版社按《历史与社会课程标准(一)》出版的六册教材就有三册是历史方面的内容,其中的第三册是中国古代的历史与社会,第四册是中国近现代的历史与社会,第五册是世界历史与社会。
《历史与社会课程标准(二)(实验稿)》也没有采取把“社会”和“历史”分开讲述的方式,而是以人们现实生活的经验和感受为纽带,在整体上把社会作为一个动态的过程来描述,强调借助历史的眼光认识今天的社会。[7]强调历史观和历史知识的教育,是整合历史与社会课程内容的一个基本原则。在七年级“生活的世界”中,介绍构成社会的基本要素时,描述了社会历史发展的基本特点和线索;在八年级“传承的文明”中,介绍了文明的起源、传播和发展,提供了观察历史过程、基本史实的观点和方法;在九年级“面对的机遇与挑战”中,则以人类进入当代社会的时空概念为基础,集中探讨当前人们应该关注、事实上也是最为关注的几个主要问题。由于没有把历史仅仅当作一个知识领域,而同时把它当作“时间”维度;时间在生活中无处不在,因此它必然在《历史与社会》教材中无处不见。
总之,《历史与社会》课程是一门凸现历史教育的综合文科课程,不管是从现实社会生活入手还是从历史本身的演进切入,都为学生认识历史、观察社会、适应社会、参与社会提供了基础。
历史教育的目的是为了获取历史知识,提高文明素养;通过历史学习掌握一种认识社会的方法;以对历史的感悟,对生活持有正确的态度,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而综合文科课程因其学科领域的广域性、内容的综合性及课程实施的开放性,为历史教育目的的实现提供了更为可靠的保障。综合文科课程和分科的历史课程都承载着历史教育的任务。当认识到历史不仅应该成为一个文明人的素养,而且更重要的是成为人们深刻地理解社会和解决所遇到问题的方法时,当认识到现实生活中的一切不仅发生在一定的空间中,也同时发生在一定的时间中时,综合文科课程的意义便会凸显出来。因此,学校课程无论以怎样的方式来整合人文社会学科综合课程,它都不能不以历史科学为其主要的学科领域,社会科学习不能不以历史学习为核心。这就是综合文科课程与历史教育之间的关系。理清并认识这种关系,将有助于新课程的开发与实施,并通过课程的综合化而摆脱历史教育的困境,重新确立起历史教育的地位。
三、结点:评价制度
既然《历史与社会》是一门凸显历史教育的综合文科课程,而课程实施中,为什么综合文科课程会陷于“步履艰难”的困境呢?[8]症结在哪?可能会找出许多方面的原因,如,长期以来,我国以分科形式设置课程,对于开设综合性的课程,相关的研究和实践比较缺乏,影响了社会对综合课程的认同;历史与社会课程标准对课程目标界定的模糊、操作性不强的问题;教师知识结构、教学能力不适应综合课程教学的需要的问题;传统的教学习惯的影响等;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问题,等等。应该说,这些问题对综合文科课程的开发与实施都有很大的影响,但这些并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不可否认,建国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历史教育所取得的成就,在培养中华民族精神,提高民族凝聚力等方面作出的贡献。但是,人们教育思想上的实用主义、功利主义以及历史学本身存在的一些问题,使得历史教育总是在理论上被重视,行动上不落实,实际上轻视的怪圈中行进。在考试仍能改变人们社会地位的现时代,中考不考,高考不考,还有多少教师用力、用心教,还有多少学生愿意学,民众的历史知识又能有多少?(当然,考试特别是高考制度,在现时的情况下,它是保证教育资源配置公正的最有效手段)这才是矛盾的关键结点——单一的评价机制。尤其是中考、高考制度,对学校课程的实施起着直接导向作用,它决定着学校课程的设置结构、比例及课程实施的方式。一句话,考试这根指挥棒在起着决定作用。单一的课程评价机制或课程评价机制的不完善,不论是分科的历史课程抑或是综合的《历史与社会》课程,都会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障碍。不解决评价制度,它将永远是制约学校课程实施,影响历史教育功能发挥的“瓶颈”所在。
四、应对策略:“大历史教育”观
不管是分科型的历史课还是综合型的“历史与社会”课,从世界各国来看都属“社会科”课程的范畴,均是直接关系到公民素养培养的课程。那么,在新课程改革的过程中,如何更好地发挥历史教育在理解人类历史与文化,了解中华民族的传统,加强社会主义、集体主义、爱国主义教育,促进学生的社会性发展,培养学生的合作精神与交往能力,使其逐步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与价值观?怎样利用课程改革的机遇,使历史教育有更多的发展机遇,这是一个关系到推动课程改革的重大问题。如何应对就摆在人们的面前,需要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找出新办法。
在传承和发展人类文明方面,历史教育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担负着铸造民族精神,培养国民意识的重任。中国古代的历史教育往往是由家庭、社会、学校(如村塾、社学、书院等)共同承担。近代以来,特别是清末民初以来,随着效仿西方的新学制的出现与逐渐完善,各级各类学校更多地在历史教育中唱起了主角,换句话说,历史教育的功能主要体现在学校的课程上。在学校教育中,历史教育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学校教育是一个人成长的重要时期,一个公民了解祖国的历史、接受历史教育主要是在学校阶段,其人格的塑造也主要是在学校阶段。也正因如此,应该重视学校历史教育。问题是,学校的围墙已经不能隔断学校与社会的联系,在信息化时代,学生接受历史知识信息的渠道越来越多,学生的历史知识越来越庞杂。而人们对历史教育问题的探讨,往往是学校历史教育探讨的较多,社会历史教育研究的较少;中小学历史教育的探讨较多,其他层面的历史教育探讨的较少;提出批评意见的较多,提出具体解决办法的较少。在不断强调历史教育重要的时候,似乎对学校历史教育寄予了太大的期望,过于夸大了学校历史教育的作用,轻视甚至忽视了家庭的、社会的历史教育功能的发挥。仅有的一些社会历史教育似乎被许多影视、小说对帝王将相的歌颂,对历史的“戏说”所替代;“牢固的教育能够而且必须建立在家庭这块基石上”,但家庭教育剩下的只有父母对孩子教育所需金钱的投入,正如美国博耶博士所言:“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来越坚定地相信失败的不是学校,而是学校与家庭、社区及宗教机构的伙伴关系”。[9]
因此,要真正实现历史教育的功能,必须加强社会、学校和家庭之间的联系,形成历史教育的网络,营造一种重视历史教育的氛围,不仅使学生,也要使全体国民感到,历史就在身边,就在的生活里,历史对每一个人的影响都非常巨大。建议:
(1)各地博物馆、纪念馆等免费向社会开放;
(2)形成重大历史节日的纪念制度;
(3)群众性的历史知识竞赛活动的普遍开展;
(4)建立有关历史题材的影视作品的严格审查制度和批评监督机制;
(5)各种启蒙的历史读物的大量出版;
(6)改革课程评价制度,加快学校历史课程改革。
五、简要结论
综合性的《历史与社会》也好,分科的历史课程也罢,这只不过是一种课程的形态问题,它们都可以承载历史教育的任务,没有孰优孰劣之分。选择综合型课程还是分科型的课程,在现行的条件下,受到了如教师知识结构、能力水平和其他物质条件的限制,而教育观念、课程理念的转变是首要的问题。当人们的观念仍然囿于传统的分科教学时,势必影响对课程改革所带来的新观念的认同、接受及施行。当人们的观念与新课程所倡导的理念一致的时候,也就不会把对新课程的认识仅仅停留在是分科还是综合的课程形态上。因为,社会科课程与历史学科的密切关系,使得历史学科的地位在课程整合的大趋势中得到了加强。
要加强传承文明的历史教育,必须研究世界各国学校社会科课程演变的历史,更要认真吸取20世纪70年代法国“哈比改革”的教训,以削弱历史教育为代价开设综合课程,最终不为社会所认同。在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中,如何加强而不是削弱历史教育,是一个关系到把国外先进教育思想、课程理念和成功经验和我国的历史与文化传统、现实状况如何很好地结合的大问题。可以通过课程的综合化而摆脱历史教育的困境,重新确立起自身的地位。也可以在保持历史教育好传统的前提下,大力推行课程的综合化。
更为重要的是,在强调学校历史教育重要时,也应该清醒地认识到,没有评价制度的改革,加强学校的历史教育可能仍是一句空话;没有社会的历史教育、家庭的历史教育的支持与配合,学校的历史教育仍很脆弱。因而,跳出学校历史教育的小圈子,树立“大历史教育”的观念,整体构建家庭的、学校的、社会的历史教育体系,这才是历史教育得以强化的真正出路。
?
参考文献
[1]?宋玲玲.关于历史与社会课程整合的若干思考[j].安徽教育学院学报,2003,9:129-130.
[2]?苍翠,鲍淑云.论综合课程的价值[j].北方论丛,2001,5:121-123.
[3]?邓小平文选(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358.
[4]?赵亚夫.国外社会科中的历史教育[j].中学历史教学参考,2002,z1:4-8;张显传.关于目前社会课程改革的几点看法[j].中学历史教学参考,2001,7:31-32.
[5]?韩震,梁侠.历史与社会课程标准(一)(实验稿)解读[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19.
[6]?韩震,梁侠.历史与社会课程标准(一)(实验稿)解读[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17.
[7]?朱明光.历史与社会课程标准(二)(实验稿)解读[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39.
[8]?高峡.关注义务教育新课程实施中的几个问题[j].全球教育展望,2004,6:20-24.
[9]?欧内斯特.博耶.关于美国教育改革的演讲<m].涂艳国,方彤译.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02.22.

 

 

 

 

 

 


基础教育课程研究中心 @ 版权所有